「我啊,其實不太懂得看人。」


那時,她才剛哭完,正垂著耳朵清洗著沾滿鼻涕的手帕。
心情也平靜了下來的雲水摸著她的頭,就突然這麼說了。


「所以明珂,有時候要相信你的直覺……那怕跟我教的可能有衝突。」

「如果你覺得,對方能夠信賴的話,就勇敢地走出來吧。」

「因為啊,我是雲水,明珂是明珂……相處得很親密,跟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是兩回事喔」


像是醞釀了很久似的,雲水流暢的話語迴盪在小小的船艙裡。

她抬起頭,正對上雲水平和的眼神。


 
 

吃過晚餐之後,是例行的閱讀時間。
她會小心翼翼地牽住雲水的手,輕輕摩娑上頭的厚繭……確認對方臉上確實還是笑容,才靜靜握緊。

然後,他們會就這樣手牽著手,各自翻閱各自的話本。

「明珂。」

不過,才翻開第一頁,雲水輕柔的呼喚聲就落了下來。她抬起頭,尾巴不自覺地晃了兩晃。

「是?」

「我今天跟客人聊了一下……說起來,沒什麼人一開始就生活在船上。或許明珂可以嘗試在外面生活看看?」

她眨了眨眼,一時間沒有完全理解對方的意思,只是困惑地歪了歪頭。

「雲水,想在陸上找房子……?」

「我是有老家……不過想說,明珂要不要在陸地上生活看看呢?」


 
 

雲水的職業是船夫。
以船為業,以船為家,大部分的時候,他們都待在船上。
白日,船上只有雲水和自己時,她最喜歡伏在船緣上,輕輕撥著水,邊看著雲水有力的手臂韻律起伏。

船上望去的風景,漣漪蕩漾的水面,雲水撐著篙的背影--都很美。

不過,當有「客人」上門時,她就得進到船艙裡去。




 
 

那股懷念氣息的主人,名為雲水。


「雲、水,雲水…………雲水。」

復誦、記憶、銘刻。
她反覆咀嚼著這個名字,每當念起這個音節的時候,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流入心頭。

就像溫暖的水流悄悄漲起,在胸口盈滿。
平和、平靜、卻又溫柔地,將偶爾會湧起的寂寞與不安悄悄撫平。

對著他呼喚這個名字的時候,他還會回過頭,露出好看的微笑。
用好聽的聲音,也輕輕回應「她」的名字。

「明珂」


輕輕唸出這兩個音節的時候,雲水漆黑的眼睛會注視著她的眼睛,她能看見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其中。

那是和雲水的樣子,很相似很相似的身影。
每當意識到這點,她都會感到莫名的滿足。

偶爾,雲水也會溫柔地輕撫她的頭。或是幫她整理服裝,或是幫她梳理頭髮。
每個動作,都傳達著無言的珍視與愛護。所以她非常、非常喜歡這樣的時間。

不用透過言語,就能感受到對方也喜歡著自己,這樣的時間。

--啊啊,不過,她也很喜歡和雲水交談喔。

聽雲水說故事,問雲水問題,跟雲水討論故事裡的種種……與現實中的很多很多事。
像是透過這些漫無邊際的話語,就能站在和雲水同樣的位置,看見雲水眼中的世界。

距離雲水會喜歡上的人,更近更近一點。


 
 

(......味道......)


牠在悠久的一片漆黑中。一直一直做著夢。


    (......暖暖的......)


直到感受到了久違的溫度,直到那股氣味緩慢而確實地沁入了牠的知覺之中。


         (......姆、喜歡......)


破開那長久以來包覆保護著身體的水球,濕漉漉的牠在一片漆黑中微微伸展軀體。


小獸仰起首來,試著、試著睜開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