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牠在悠久的一片漆黑中。一直一直做著夢。


    (......暖暖的......)


直到感受到了久違的溫度,直到那股氣味緩慢而確實地沁入了牠的知覺之中。


         (......姆、喜歡......)


破開那長久以來包覆保護著身體的水球,濕漉漉的牠在一片漆黑中微微伸展軀體。


小獸仰起首來,試著、試著睜開了雙眼--




睜開了雙眼,闃黑的世界便從中破開一條明亮的縫。
縫朝上延展由線而成面,繽紛燦爛的顏色染遍視野。

從木質的地面往外看去,一盞小燈點在船頭。
往上是微微染著些許橘紫的天空,倒映在遠方波光瀲灩的湖上。

像是確認一般地眨動雙眼,「牠」撐起了身子,有些怔怔地眺望著映入眼簾的美麗景象。

然後,鼻頭本能地動了一動。



(......味道......)



喚醒「牠」的那溫暖的氣息,就在周圍。

亂亂地棄置在船頭的衣物,散發著那懷念的氣息。

「牠」嗅聞著那股氣息,試著鑽進去--才有些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現在的體型不適合這樣的動作了。
摸索著將衣物披了上去後,牠嗅聞著上頭的那股氣息,心頭也被一種安心而溫暖的奇妙感覺填得盈滿。


「......暖暖......」


心頭的話語逸出齒間的瞬間,同樣的氣味從背後傳了過來。

牠回過頭,看見那氣息的主人睜大了雙眼張大了嘴,滿臉訝異地看著她。


--而那雙眼裡,倒映著「她」的身影。


(那是我的樣子嗎?我是長那樣的嗎?)


她呆呆地想,下意識地歪了歪頭。


「……你是、哪來的孩子呀?」


對方開口,以她熟悉的語言問。但她卻聽不懂。


「我的意思是--你是誰?家在哪?爸媽呢?」


(啊、說起來,我啊...對......我是......)


好像有什麼東西須臾間閃過了腦海又很快消逝。
但她--牠的心頭卻湧上了一股沒來由的確信。


(嗯、我是......我屬於......)


回復成原先的模樣,牠本能地擺了擺尾巴,用前爪梳理一下濕漉漉的毛髮,然後輕拍甲板。

左搖。右搖。凝視。


(我就是我。家就是這裡喔。......「爸媽」,就像是你嗎?)


牠很滿意自己的答覆。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人的表情卻更困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