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股懷念氣息的主人,名為雲水。


「雲、水,雲水…………雲水。」

復誦、記憶、銘刻。
她反覆咀嚼著這個名字,每當念起這個音節的時候,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流入心頭。

就像溫暖的水流悄悄漲起,在胸口盈滿。
平和、平靜、卻又溫柔地,將偶爾會湧起的寂寞與不安悄悄撫平。

對著他呼喚這個名字的時候,他還會回過頭,露出好看的微笑。
用好聽的聲音,也輕輕回應「她」的名字。

「明珂」


輕輕唸出這兩個音節的時候,雲水漆黑的眼睛會注視著她的眼睛,她能看見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其中。

那是和雲水的樣子,很相似很相似的身影。
每當意識到這點,她都會感到莫名的滿足。

偶爾,雲水也會溫柔地輕撫她的頭。或是幫她整理服裝,或是幫她梳理頭髮。
每個動作,都傳達著無言的珍視與愛護。所以她非常、非常喜歡這樣的時間。

不用透過言語,就能感受到對方也喜歡著自己,這樣的時間。

--啊啊,不過,她也很喜歡和雲水交談喔。

聽雲水說故事,問雲水問題,跟雲水討論故事裡的種種……與現實中的很多很多事。
像是透過這些漫無邊際的話語,就能站在和雲水同樣的位置,看見雲水眼中的世界。

距離雲水會喜歡上的人,更近更近一點。


不過,以人型的姿態和雲水在一起的時候--那雙漂亮的眼睛,有時會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和維持獸型的她相處時,雲水會顯得比較放鬆。
化為人型的時候,卻總像是擔心著什麼,一舉一動都小心翼翼的。

獸型的話,就能盡情撒嬌。
人型的話,才能透過語言傳達思念。

兩種都不想放棄。
是她太貪心了嗎?


雖然,雲水其實很少拒絕她的請求。


「人類的話,有很多要遵守的禮儀喔。」

「也有必須保持的距離……」


在她請求撒嬌擁抱的時候,困擾地這麼回了。
--但是,一看見她露出失望的表情……又開始面露掙扎。


「……唔……嗯……」

「……好吧,沒有人的時候,有把衣服穿好就可以抱抱聊天。」


掙扎過後,雲水輕輕地摸摸她的頭,用困擾卻又溫柔的表情,這麼說。

那個時候,真的--好開心好開心啊。
帶著點微妙的竊喜,滿足感一點一點,爬滿在胸口的位置。


只是那份滿足感,一陣子後,又悄悄地變成了微妙的不安。


(自己,好像,變成壞孩子了……)


明明這麼喜歡雲水,卻又老是讓他困擾……


因為重視自己,所以,才會感到困擾。
但是--果然,比起困擾的表情還是更加更加喜歡笑臉。


可以的話,果然還是會希望……

自己也能,讓雲水感到開心啊。
喜歡雲水放鬆地不自覺露出笑容的樣子。



「……只是牽手,也可以……」



苦惱了很久很久之後,她試著這麼說。

不擁抱也可以。
不說話也可以。

雲水會覺得累的話,會覺得困擾的話,只是牽著手各自看書,也可以喔。


聽到她這麼說之後,雲水露出了有些猶豫的表情,對她伸出了手。


她輕輕握好了雲水的手,意外地發現,胸中的喜悅感不亞於擁抱時的感覺。



雲水的溫度透過交疊的手心傳了過來,很溫暖。


靠在一起看書,感受對方的氣息一直在自己身邊……
偷偷將視線投過去時,會看見雲水看話本看得入迷,非常放鬆的神情。



這樣、也很好。


--嗯、喜歡這樣的雲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