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水的職業是船夫。
以船為業,以船為家,大部分的時候,他們都待在船上。
白日,船上只有雲水和自己時,她最喜歡伏在船緣上,輕輕撥著水,邊看著雲水有力的手臂韻律起伏。

船上望去的風景,漣漪蕩漾的水面,雲水撐著篙的背影--都很美。

不過,當有「客人」上門時,她就得進到船艙裡去。





每次請她進去時,雲水都會隱約透出一種像是困擾,又像是歉疚的感覺。臉上往往會閃過一瞬的迷茫。
因為想要打散雲水那種讓人感到寂寞的氣息,她會忍下寂寞的心情,乖乖點頭,乖乖地獨自跑進船艙。

小小的船艙滿溢著雲水平日生活的氣息,所以其實,她並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很喜歡。
坐在雲水晚上睡覺的地方,覆上雲水晚上蓋著的薄被,就有種他跟自己還是很近的感覺。



--不過,偶爾、偶爾,她會這麼想......
沒有辦法在外面,或許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像人的緣故。不是一般的魔物了,但也不是人。



撥著水面,看著雲水划舟時,偶爾偶爾,她會很想偷偷撥開覆著額前的瀏海,讓小角曝露在清涼的空氣中。又或者是把藏的很好的獸耳與獸尾露出來,讓他們迎著風搖搖晃晃......

心情好到想「歌唱」時,從喉頭湧上的,卻是低低的獸鳴聲,得忍住不可以發出來......

明明看見雲水眼中「很像人類」的自己時,是那麼那麼開心的。

進了船艙,因為沒有「其他人」會看見了,所以,這些東西都可以露出來。
但不知道為什麼,悄悄地摸著人型的自己這些「不像人類」的地方時,一種寂寞得讓人幾乎想哭泣的心情,還是會無聲地輕輕掠過心頭。



隔著薄薄的木板,獸耳敏銳的聽覺,使她可以聽見雲水跟「客人」聊天的聲音。



--這個時候的雲水,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笑著跟客人聊天的雲水,是什麼樣子的、呢?



忍住想要變化成獸型跑出去的心情,她翻開雲水最喜歡的那本話本。



每天讀一本,就會變得更像更像人類吧。
這種寂寞的心情,也會隨著更像更像人類而在不知不覺中消失吧......?

然後總有一天,她就可以「像個人類」地,跟雲水一起撐篙,和客人一起開心地聊天......


懷抱著這樣的想法,用一種微弱的氣音,她朗誦起了話本的故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