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其實不太懂得看人。」


那時,她才剛哭完,正垂著耳朵清洗著沾滿鼻涕的手帕。
心情也平靜了下來的雲水摸著她的頭,就突然這麼說了。


「所以明珂,有時候要相信你的直覺……那怕跟我教的可能有衝突。」

「如果你覺得,對方能夠信賴的話,就勇敢地走出來吧。」

「因為啊,我是雲水,明珂是明珂……相處得很親密,跟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是兩回事喔」


像是醞釀了很久似的,雲水流暢的話語迴盪在小小的船艙裡。

她抬起頭,正對上雲水平和的眼神。

「可是,猜錯的話,假如是壞人的話……會給雲水困擾……?」

「所以說,我相信明珂獸類的「直覺」啊。直覺到附近的人都是可以露面的對象時……就衝吧。」


與穩重內斂的氣質難以想像的,雲水比出了一個「上吧!」的手勢。


「不然我也想不到要怎麼判斷對象了。」


然後,又露出稍稍有些無奈的表情,對她笑了笑。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樣的表情,聽到雲水說,「我相信明珂」--連她也,突然萌生了勇氣。


「好、好的!我會加油!」她用力地點了點頭,「雲水說過,我就算裝成一般魔物也裝不像……那、就,用人型?我最近看了很多很多書,也有在認真記客人們的說話……」

「看你吧。」


帶著繭的大掌溫柔地摩娑著她的頭頂。
她下意識地瞇起了眼,咕嚕咕嚕的獸鳴慾望又湧上了喉間。


「嗚嗷……」放任小小聲的獸鳴溢出唇齒。透過半瞇的左眼所望見的雲水,看上去還是很溫柔。「可是、我熟悉的只有雲水而已,客人的氣味都很陌生……我判斷的標準也是,那個,雲水聊天開不開心……之類的。」

然後,看上去還是很溫柔的雲水,陷入了小小的沉思。

「不然,你聞聞看有沒有魔物的氣息吧!」

「有魔物的氣息,可是沒有留下惡意的味道,那應該就是可以和平相處的人了吧……」

「--啊、原來如此……雲水、好聰明……!」


--忍不住就、開心地摩娑了幾下對方的手掌。然後、她微頓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望過去。


「那個、那個……雲水……」

「假如我可以跟客人好好相處的話……」

「就可以幫忙雲水的工作了嗎?」


聽到她的話,這次換雲水歪了歪頭。


「明珂一直在幫忙我?」

「很努力的不讓我擔心去照顧的堅強著……這樣的明珂就很努力了啊。」


--被稱讚了,好開心。


暖洋洋的喜悅感從心頭一路沁至全身上下,烘得她整個人輕飄飄得像是要飛起來了一樣。
但下一秒,手上剛洗乾淨的手帕,又提醒了她自己沒多久前才很任性地鬧過一回的事實。


「沒、沒有堅強,剛剛任性了,哭出來讓雲水擔心難過了……」

小小聲地,懺悔。然後,她又深吸一口氣。

「不會再這樣了……喜歡、雲水放鬆的樣子,所以,會、會更努力的……!」

「所以、所以……」

「可以嗎?能跟客人處的好的話,我也想幫忙,雲水在船上的工作。」


鼓起勇氣,她說出了不久前,還有些彆扭地藏在心中的想望。

想要在外面,跟雲水,一起。

一起和客人聊天,一起看漂亮的湖景,一起撐著長長的篙,去很多很多地方。


「可以啊?」


然後,雲水笑瞇瞇地這麼回了。

--她小小的夢想,就這樣子,在雲水篤定的口氣中,開始往現實蛻變而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