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晚餐之後,是例行的閱讀時間。
她會小心翼翼地牽住雲水的手,輕輕摩娑上頭的厚繭……確認對方臉上確實還是笑容,才靜靜握緊。

然後,他們會就這樣手牽著手,各自翻閱各自的話本。

「明珂。」

不過,才翻開第一頁,雲水輕柔的呼喚聲就落了下來。她抬起頭,尾巴不自覺地晃了兩晃。

「是?」

「我今天跟客人聊了一下……說起來,沒什麼人一開始就生活在船上。或許明珂可以嘗試在外面生活看看?」

她眨了眨眼,一時間沒有完全理解對方的意思,只是困惑地歪了歪頭。

「雲水,想在陸上找房子……?」

「我是有老家……不過想說,明珂要不要在陸地上生活看看呢?」


--陸地。

停泊在港口的小舟,提來的肉品與調味料,上船又下船的客人。
還有,在映照夜空的湖面彼端,一盞一盞接連亮起的溫暖燈火……

話本裡,或是繁華或是寧靜的一個個城鎮村落……

那些有關「陸地」的殘片一閃而過。

邊咀嚼著心中關於「陸地」的印象,明珂認真地思索了一下。


「我都可以啊,雲水到哪裡我就去哪裡……」


想著想著,那抹背影卻很突然很突然地、又跑了出來。



--撐著篙,哼著不成調的音階,將長舟從一個港航向另一個港的雲水。



「……唔、可是雲水不是喜歡船嗎……?」


聞言,雲水的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皺,雙眸也隨之微微歛了一下。
幾天下來,明珂知道,這是他在煩惱某件事時下意識會有的表情。


「該怎麼說……讓你一直躲在狹窄的空間裡,總覺得對你不公平……」


像是被那樣的情緒感染,她也認真地思索了起來。

獨自待在船艙裡時,那種有些寂寞的心情,緩慢地緩慢地浮了起來。

並不是,覺得不公平。只是,想要一直一直跟雲水在一起……

不想從那道背影上移開視線--不想錯過那些美好的時刻。

可是,要她進船艙也是為了她。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會抱持善意。
雲水請她進去的時候,臉上總是會浮現困擾並微微迷茫的神情。

她不想加深那份苦惱,所以……不想也不能,說出任性的話語。


「可是,那是因為我不能被人看到啊……會危險?」


於是,明珂覆誦了一次之前雲水對她說的話。


「說、說得也是……」聞言,雲水也微微低下了頭,抵著下巴陷入沉思。「就算放養,但明珂自己在外面還是很讓人擔心……」



--放養…………



前頭的對話伴隨著這個詞、迅雷不及掩耳地又閃過。
在外頭生活、在陸地上生活、自己在外面生活--

然後匯聚成了讓她心頭突然一空的揣測。


「雲水……不要我了嗎……?」

「咦?啊……沒這回事?」


擱在膝頭的話本落在了地上。
她試圖眨了眨眼,眼前卻突然一片霧茫茫的。雲水的樣子,也給霧氣抹糊了……


「我有乖乖的……沒有任性,乖乖待在船艙裡……」


鼻頭湧上的酸楚,使聲音也蒙上了一層鼻音。
胸口突然揪的很緊很緊,帶著一絲難受的疼……


「唔、不哭唷……明珂很乖、也沒有惹麻煩--不是明珂做錯什麽!」被霧氣弄得一片模糊的雲水,整個人彈了起來--聲音中帶著滿滿的慌亂,手足無措地輕撫著她的頭,輕拍著她的背。「是我沒有考慮到你一有記憶就在船上……」


(雲水的聲音好困擾……我讓雲水……困擾了……?)


好奇怪,腦袋一片空白……沒辦法思考了……
每個一閃而過的念頭,都讓人心慌意亂的……


「我會乖乖的,雲水不要困擾……不要討厭我……」


霧氣凝聚成的水珠掉了下來。
腦袋一片空白的她卻隱隱約約地想起,人類稱這為「淚水」。

寂寞、不安與恐懼凝聚而成的「淚水」,不停不停地湧了上來……


「不不不不讓我困擾的是我自己啦真的!!!!」


說話總是溫溫和和的雲水,音量突然提得很大很高,帶著她從未看過的情緒。


「……這裡很好,我喜歡這裡,我喜歡有雲水的地方……」

「……討厭離開雲水……想待下來……」

「不不不會要你離開的!明珂你冷靜點……」


像是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般模糊的雲水,手忙腳亂地摸索著周圍--
找來了手帕後,有些笨拙地開始幫她擦眼淚,擦一擦又把她按在懷裡,笨拙地拍著她的背……

被她擁抱時,總是會不習慣地僵住的雲水,現在卻很認真很認真地抱著她,一聲一個「對不起」。

--那些被引出來的,潰堤的恐懼與不安,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悄悄地散了開來,逐漸消失了。


「我、可以……待下來?」

「那個、我也沒說要你走啊……」

「……對不起……」



--突然覺得,很羞愧。

明明下定決心的,結果還是變成任性的小孩了。
還變成,比原先還要更任性更愛撒嬌的小孩了。

自顧自地說了好多好多任性話,討了很多很多撒嬌拍拍……
而且,還想賴在雲水的懷裡,繼續撒嬌下去,不想起來……


埋在溫暖的懷抱裡,感受著雲水的大掌輕輕順著背脊的感覺,她悄悄地吸了一口氣。



嗯、等數到一百,就起來。
等鼻子不酸了、就起來……



再一下下……再當壞孩子一下下……就好……



感受著讓人眷戀的氣息,她悄悄地、倒數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