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碰到大雷雨,是在皓蒼剛來不久的時候。
那時她正靠著船緣邊哼著歌邊仰首看著濃厚的雲朵流過湛藍的天空,幾縷發著光的銀線便突然從遠方的雲間閃過,亮得讓她下意識地閉起了眼睛

「......?」

還來不及細思那是什麼,下一秒,白光閃現的方向便響起了厚重的轟隆聲響--

「嗷嗚......?!」

像是連耳膜最深處也為之震動一般,沉沉的沉沉的鳴響。
下意識地豎直了獸耳與獸尾上的毛,她本能地發出了微弱的獸鳴。

接著馬上想到的,要躲起來。但不知道為什麼腳卻軟綿綿地無法使喚。

不逃不行的說。可是、啊,奇怪,腳不動--

含著淚水摀著耳朵,她看見遠方的雲間又流過了同樣的線條。銀線爍著惑人的流光,彷彿正呼喚著雷鳴。

她忍不住蜷縮成一團,遙遠的遙遠的什麼模模糊糊閃過心中,應和著雷鳴留下淺淺的鳴響。



 
 
在老家的生活單純而忙碌。
久久才回老家一次的雲水,大半的時間都花在掃除上。剩下的、則是四處與村人們打招呼,忙碌地被這家那家抓去吃飯。

如果是白天的話,雲水會帶著她跟皓蒼同行,有些靦靦地介紹他們--以人類的身分。

每次赴宴,她都會小心翼翼地注意自己的衣著。
在長輩習慣性地想摸摸她的頭的時候倉皇躲避,再努力以事先想好的台詞圓過去。雲水與皓蒼都會幫她,所以,似乎也沒有人起疑心。

村裡的人都很好,她能感覺到大家對於雲水的善意,愛屋及烏似地也投射到了她的身上。
殷勤地往她碗裡夾的飯菜,不時送來的可愛舊衣--幫雲水跑腿借東西的時候,村人們總是會用溫柔的表情,笑著說「明珂真是個好孩子呢」。

她想自己是喜歡這個村莊的。

但是,無法揮去的微和感,還是緊緊地咬在心頭上。


 
 
第一次在「家裡」梳洗,雖然很想和雲水一起泡澡,但因為雲水看起來非常不好意思的關係,所以就作罷了。

首次用人類的姿態洗澡的感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暖暖的泡在熱水中,像是整個人都要化了似的,很舒服。

明珂泡到水都要涼了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澡盆。頂著濕濕的頭髮與獸耳跑到雲水的房間時,正整理東西的雲水一看見她,就擱下了手邊的工作,接過毛巾開始幫她擦拭頭髮。她盤坐在柔軟的床上,雲水的指尖穿過她的髮絲又微微擦過獸耳。有些微癢卻很舒服的感受使她忍不住瞇細了眼,發出低低的獸鳴聲。

--而心頭滿滿的都是幸福。

頭髮差不多乾了的時候,皓蒼也進來了。
看見她的時候眨了眨眼,順手掩上了門。背卻靠在門板上,似乎沒有走近床的意思。

她歪了歪頭,有些不解。雲水摸了摸她的頭之後卻下了床,身體轉向門的方向--

她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的衣角。

 
 
雲水的老家,在河旁的一個小村莊。
老家有庭院,很多很多房間與廚房。
和小小的船屋相較,顯得非常寬廣。

那時,她牽著雲水的手跨過門檻,抬起頭眺望高高的屋簷。
不知為何地,有種好奇又不安......期待又很無措的感覺。

對著陌生的宅邸,不知道該說「打擾了」比較好......還是「我回來了」比較好。

而雲水牽著她,對著空蕩蕩的大屋,輕輕地說了一句「我回來了」......

尾音落下時,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一頓。隨之露出的微笑,添上了些落寞。

看著這樣的雲水,明珂微微收緊了相繫著的那隻手。
她張開嘴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對於這種時候該說什麼毫無頭緒。

(……可是、得說些什麼才行,說些什麼--……)

就在她這麼苦惱時--


「唷~!」


--開朗的男聲,從裏頭傳了出來。


 
 

「人形的魔物肉球跟獸形的肉球比起來,觸感特別奇妙啊……」

無意中提起昨晚與由亞米(現在好像改叫皓蒼了?)互動的事,一絲特別的情緒,從雲水的臉上閃過。

像是在追憶,像是在咀嚼,像是在回味。

稍稍、帶著一點點幸福的味道。

尤其,是提及「肉球」這個詞彙的時候。
那種想得出神了的回味神情,越發顯著。

明珂直覺地想將自己的掌心湊上去,才想起人形姿的自己,四肢幾乎沒有獸化的特徵。

--雖然有時當情緒特別激動,變化會擴及手足,甚至會不小心跑出獸爪......
像雲水說的那種,外貌上完全是人類的手足,卻在掌心有著軟軟肉墊的形態,卻從未有過。

姆姆--說起來,每次化為獸形跟雲水撒嬌時......觸及手掌肉球的雲水,似乎也會露出類似的神情......

放鬆而有些出神,看起來很舒服的......美好的神情。

假如可以像皓蒼那樣,在化為人形姿時悄悄維持掌心的肉球的話--
牽手的時候,雲水一定會很開心吧?會露出非常非常舒服的表情吧?

她凝視著自己的手掌,忍不住將視線投向了一旁正在折衣物的由亞米......


 
 
撥弄著船頭的燈,感受著微風一陣陣的吹撫。
明珂伏在船頭邊,安靜地等待著雲水的歸來。

今天,去採購的雲水特別交代她「看家」。
話本中的好狗狗常常會被交代這樣的職務。
她想,自己應該可以將其當成是一種信賴的象徵...嗎?

嗯、會好好看著的。雲水重要的家。

--說起來,雲水出門摸摸她的頭時,笑容好像有點微妙。

聽到她說,「路上小心」的時候......
雲水露出了,忐忑中帶著一點恍神的遙遠笑容。



......姆、有點擔心......



將指尖滑過冰涼的水面,偷偷搖搖藏在披風下的尾巴,她眺望著蒼鬱的森林,然後--


看見了等待已久的身影。


眼睛一亮的明珂撐起身體,忍不住舉高了手,朝著雲水不停揮動。


「歡迎回來、雲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