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碰到大雷雨,是在皓蒼剛來不久的時候。
那時她正靠著船緣邊哼著歌邊仰首看著濃厚的雲朵流過湛藍的天空,幾縷發著光的銀線便突然從遠方的雲間閃過,亮得讓她下意識地閉起了眼睛

「......?」

還來不及細思那是什麼,下一秒,白光閃現的方向便響起了厚重的轟隆聲響--

「嗷嗚......?!」

像是連耳膜最深處也為之震動一般,沉沉的沉沉的鳴響。
下意識地豎直了獸耳與獸尾上的毛,她本能地發出了微弱的獸鳴。

接著馬上想到的,要躲起來。但不知道為什麼腳卻軟綿綿地無法使喚。

不逃不行的說。可是、啊,奇怪,腳不動--

含著淚水摀著耳朵,她看見遠方的雲間又流過了同樣的線條。銀線爍著惑人的流光,彷彿正呼喚著雷鳴。

她忍不住蜷縮成一團,遙遠的遙遠的什麼模模糊糊閃過心中,應和著雷鳴留下淺淺的鳴響。



「--明珂?」

眼淚不小心溢了出來時,雲水將她輕輕抱了起來。拍在背上的安撫仍有些笨拙,卻讓人很安心。
她將臉埋進雲水的前襟,感覺到剛剛還跳得異常快速的心跳漸漸地、漸漸地平穩了下來。
雲水就這樣一手抱著她,一手撐著篙,慢慢地將船靠岸。一邊用好聽的聲音解釋著雷雨的成因。
雲朵的形成、雷的形成、晴天為什麼也會打雷......像在上課似地,用不疾不徐的調子訴說著。

「知道了還會怕也沒辦法,可是說不定,知道了就不怕的話,就應該好好了解喔~」
將船泊好的時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小講座也結束了。
雖然聽雲水說話嗅嗅聞聞雲水時情緒就漸漸緩和下來了,愛撒嬌的她還是讓雲水抱進了船艙裡。

在船艙裡等待著她們的是僵直著身體,一動也不動的皓蒼。
--原來皓蒼也會怕打雷啊--帶著些許的訝異(與小小的竊喜),她跳了下去緊緊抱住皓蒼,就像是雲水對她做的那樣。

然後三個人依偎在一起,用談話聲蓋過遠方不時響起的雷鳴,與滴滴答答的雨聲。
雷聲響起的時候,耳朵還是會被震著隱隱發麻,內心也總會隱約浮上些許焦躁感。


但是,因為和雲水與皓蒼在一起--所以,不覺得害怕了。


之後,只要遠遠地看見閃電,雲水就會將船靠岸。
然後瑞香也來了,雷聲響起的時候會特別殷勤地在他們身邊飛來飛去--

那些因為雷鳴而喚起的記憶,就這麼逐漸地在溫暖的日常中沖刷淡去。



接著是今天。她在巷弄裡的小小攤販,看見了陳列的魔法石。
漂亮的閃電石爍著流光勾勒出的線條,首先引起了她的注意。
透過聽覺敏銳的獸耳,她能聽見閃電石內側劈啪作響的聲音,韻律而有節奏的細小雷鳴聲。

於是忍不住的,就挑了小小的閃電石。

擺攤的是個看上去比她略長一些的女孩子,紅紅的頭髮讓人想起傍晚染上夕色的紅色天空。
不時會聽見她叮嚀其他客人的話語。被叮嚀的時候她看著小石子稍稍有些苦惱,很想幫皓蒼也帶一個回去,但錢又不太夠......

「那個......你平常都會在這裡擺攤子嗎?想多買給朋友......可是,身上的錢不夠......」

「...不一定。不過大多都會在這裡晃... 可以算妳便宜一點。」

意外地,得到了相當友善的回應,讓她幾乎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
道謝過後又挑了一個閃電石,她開心地對對方微微鞠躬。

--然後,約好了。
等下一次的零用錢發下來,再來收集其他的。


直到現在仍然對於人群有些畏縮不安的她,卻總是碰上很友善的人。
凝視著手中小小的閃電石,與心中模糊的連輪廓都無法辨清的印象,她輕吁一口氣。



就像雲水說的一樣。



因為不知道所以恐懼不安。稍稍理解了一些之後,似乎就不會那麼害怕了。

閃電雷鳴、廣大人群、無邊際的世界。自己的情感與想法。

想要一點一點地去了解。雖然退縮苦惱也是時常會有的事,但果然還是想知道。



嗯,就像雲水說的一樣。



回到船屋之後,她將另一個閃電石送給了皓蒼。
將兩個閃電石一起放進船屋小箱子上的燈瓶中。



在闃黑中,閃爍著流光的閃電石。
既像閃電也像被收藏起來的星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