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弄著船頭的燈,感受著微風一陣陣的吹撫。
明珂伏在船頭邊,安靜地等待著雲水的歸來。

今天,去採購的雲水特別交代她「看家」。
話本中的好狗狗常常會被交代這樣的職務。
她想,自己應該可以將其當成是一種信賴的象徵...嗎?

嗯、會好好看著的。雲水重要的家。

--說起來,雲水出門摸摸她的頭時,笑容好像有點微妙。

聽到她說,「路上小心」的時候......
雲水露出了,忐忑中帶著一點恍神的遙遠笑容。



......姆、有點擔心......



將指尖滑過冰涼的水面,偷偷搖搖藏在披風下的尾巴,她眺望著蒼鬱的森林,然後--


看見了等待已久的身影。


眼睛一亮的明珂撐起身體,忍不住舉高了手,朝著雲水不停揮動。


「歡迎回來、雲水!」



上了船的雲水露出微笑,慣例地先摸了摸她的頭。
笑容中卻不知怎麼地,帶著些許欲言又止的氣氛。

--與出門時那種,彷彿在擔心著什麼的表情有些像,卻又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看著雲水的神情,她不解地歪了歪頭,忍不住也跟著擔心地皺起眉頭。


「我回來了。」

「這是、做為第一次跟別人互動……第一次看家的獎勵喔!」

眨了眨眼,聽到「獎勵」兩個字的時候,尾巴無法控制地微微翹了起來。

獎勵、獎勵。

會有獎勵,也就是說,自己做了讓雲水開心的事情嗎?

就像是變相地,被稱讚了一樣--
不、怎麼說呢?
胸口的喜悅感不可思議地,比被稱讚時還要滿滿的--

「獎勵是--馬蒙先生特調的!肉食類魔獸的最愛!」

沉浸在微妙的成就感中的明珂,看見了雲水展現在眼前的東西,眼睛瞬間為之一亮。
翹起的尾巴不自覺地左右擺動,藏在頭髮裡的獸耳也騷動不已。鼻頭本能地動了動--

「那個、買獎勵的時候,還帶了個新家人回來。借用魔物之國的門時--」

「最喜歡雲水了!」

有些忘情地,沒等雲水說完她便忍不住撲了上去緊抱住對方,撒嬌似地蹭蹭對方的胸口。

「--帶回來的魔物……」

蹭了一下,她才後知後覺地察覺,
平常被不小心失控的她緊抱時,總會微微一僵的雲水,這次卻沒有做出類似的反應。

取而代之的是,稍稍有些神情微妙地別過了頭……

又露出那種,欲言又止……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的神情。


「……欸?在哪裡?沒有看到……」


眨著眼思索著雲水微妙的變化,她左顧右盼著,卻沒有看見類似的身影。

而雲水輕輕拍了下她的頭。


「在岸上喔,我去帶上來……」


又輕輕地歪了歪頭,她下意識地整整頭髮與衣服。
遠遠跳望而去的視線,果然看見了雲水歸來的身影後頭跟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新家人。

輕輕按了按心口的位置,她眨了眨眼,發現那裡充斥著一種微妙的感覺。

好像,不是開心。
跟被雲水稱讚時,牽著雲水手時的感受,不太一樣。

也並不是難受或難過。
跟獨自待在船艙裡時,或是擔心惹雲水不開心時的感受,也不同。

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安。
想快點看到對方,又似乎希望對方能不要這麼快上船來--

不可思議的感覺......




--這樣的心情,在新成員正式「打招呼」--以夾雜著許許多多對於雲水超級失禮的評論的冷淡眼神--後,微妙地轉換成了一種不甘的敵意。


「……那個,船艙可能很小,你願意跟我們一起睡嗎?」

沉默。

 (你太大隻了,去外面睡。)

凝視。

「--雲水、才不大隻!」

炸毛。

「......原來是在說我大隻啊......對不起。」

苦笑。

「--嗚、不是!雲水不大隻......你才大隻!嫌船艙小的話、就去甲板上睡!」

憤怒指指。
沉靜點頭。

「......欸,可、可是......晚上的時候,甲板很冷喔。」

心虛氣弱。

 (有你的皮毛)

看看尾巴。看看外頭。


「--不行!我的毛是、是雲水的!」

「...雲水睡哪裡......我就睡哪裡......!」


炸毛抱緊用力搖頭。
恆久凝視默默點頭。


變成了這樣的一個、奇怪的互動。


起初只是,看著雲水很努力地跟「牠」溝通......覺得有些不是滋味而已。
明明在「牠」身上投注了好多心思呀、雲水。為什麼對方都感覺不到呢--

對此感到有些生氣。
夾雜著微妙的酸意,就像淋在肉上的醋一般的。


--說著說著想著想著,品嘗著心頭酸酸的醋味,她就微妙地賭起了氣來。

雖然最後對方答應進船艙裡睡了,不知為何還是有種無法釋懷的感覺。



(明明雲水對你那麼好的說。)

(怎麼可以、不領情的說!)



孩子氣地鬧了好一陣子,稍稍、有些無法平復情緒的她。
緊抱著雲水的手,在一種微妙的疲憊感中,沉沉睡去。



--然後,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



夢中有很多由亞米,不過,沒有角的,卻只有一隻。

沒有角的由亞米,遠遠地看著同伴們。

背影顯得、很寂寞很寂寞。

同伴們來來去去,只有那道身影一直佇立在那裡。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能理解那樣的寂寞感......
她看著那道背影,試圖走過去。然後--


然後她聞到了雲水的味道。還有誰輕輕蹭著她的尾巴的感覺。
她閉上眼睛,感覺到兩個不同的體溫同時依偎著她,嗯--


這樣就不寂寞了。


這麼想著,她睜開眼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