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水的老家,在河旁的一個小村莊。
老家有庭院,很多很多房間與廚房。
和小小的船屋相較,顯得非常寬廣。

那時,她牽著雲水的手跨過門檻,抬起頭眺望高高的屋簷。
不知為何地,有種好奇又不安......期待又很無措的感覺。

對著陌生的宅邸,不知道該說「打擾了」比較好......還是「我回來了」比較好。

而雲水牽著她,對著空蕩蕩的大屋,輕輕地說了一句「我回來了」......

尾音落下時,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一頓。隨之露出的微笑,添上了些落寞。

看著這樣的雲水,明珂微微收緊了相繫著的那隻手。
她張開嘴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對於這種時候該說什麼毫無頭緒。

(……可是、得說些什麼才行,說些什麼--……)

就在她這麼苦惱時--


「唷~!」


--開朗的男聲,從裏頭傳了出來。

隨之探出的是一頭金燦的髮色。
男人同樣燦金的眉頭高高揚起,彷彿連眼角都帶著笑。


「……哎呀。」

雲水發出一聲彷彿帶著無奈的嘆息,臉上卻是笑著的。

讓明珂訝異的是,雲水身上那種帶著壓抑的、落寞的氣息,在視線對上男人時便悄悄地消失無蹤了。


「咦?這些是……誰?!」

明珂凝視著雲水,正思索咀嚼著雲水的變化時,男人微微拔高的驚愕聲音將她拉回了現實。

「啊,大哥!這是我領養的孩子們……」

她聽見雲水流暢地說出了事先套好的話。

啊啊、對,雲水說過的--他會跟村裡的人這麼介紹他們。
當雲水這麼說時,她就--


「你、你……」

「竟然在大哥不知道的時候跟奇怪的男人共組家庭領養小孩了!!!」

……好……

「不、那個、他不是……」

……唔……

「竟然還為了奇怪的男人跟大哥頂嘴!!!」


……嗚、插--插不進話--……

握著雲水的手又收得更緊了些,微微滲出了些冷汗。
她正緊張著不知該怎麼辦好時,雲水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

沉著的聲調在男人正要開始下一段說教時恰到好處地截斷:「我是想說,他不是我男人。」


男人先是愣了愣--接著,俏皮地,眨了眨眼。


「唉呀~早說嘛!」


雲水的手輕輕地回握收緊。她挺直背脊,呼出剛深吸進肺部的那口氣--


「你、你好!我、我是明珂,請多指教……!」


--與幾天前就開始練習的話語,以對著鏡子練習過好幾次的表情。


「呀~請多指教!小明珂真乖好可愛~」男人聞言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又爽朗地招了招手,「我是雲水的大哥,叫我大伯就好囉~」

「好、好的!大伯先生……不對、大伯。」對方笑了,所以這是,合格了、過關了的意思吧?「這位是、皓蒼,是我的、嗯、哥哥。受了雲水很多很多照顧……這陣子也會在村莊、叨擾……」

--不可思議地,說出第一句話,看見對方善意的微笑與回應,接著的話語就漸漸順暢了起來。
彷彿原先飄得很高很高,有些岌岌可危的心,悠悠擺盪著降下,穩穩地擱回了原處。


「……亞曼拉,會很喜歡呀。」

「啊哈哈……^^|||」


正當她放鬆地垂下肩膀時,打量著她的男人突然若有所思地說出了這句話,帶著有些恍然的笑容。
應和著的是雲水帶著微妙情緒的乾笑聲。她困惑地歪了歪頭看向雲水,話題卻很快地被帶開了--


後來他們閒聊了許久,直到門口又傳來了另一聲吆喝,將男人喚了回去為止。



--然後,雲水牽著她、領著皓蒼往內室走去,一間間地介紹起了大宅格局。

她聽著雲水的聲音,看著雲水溫和微笑的側臉,卻悄悄陷入了小小的沉思中。


雲水很不習慣與人的碰觸。
但是,剛剛的男人不經意地拍著他的背時,雲水卻顯得很放鬆。

雲水看著大伯,與方才來訪的女性時,神情與平時面對客人時不太一樣。

--也與面對人形的自己時,不太一樣。



她細細咀嚼著這些不同點,反覆思索著。
猶不知此行最大的危機,正在她的眼前等候著--



對的,我又想弄哭明珂了。
蘿莉越可愛我就越忍不住想讓她哭泣的渴望.....


雖然那些哭泣的理由其實都只是些很小很小的事。
但就是想讓她因為這些很小很小的事情哭的臉皺皺眼睛紅紅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