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家裡」梳洗,雖然很想和雲水一起泡澡,但因為雲水看起來非常不好意思的關係,所以就作罷了。

首次用人類的姿態洗澡的感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暖暖的泡在熱水中,像是整個人都要化了似的,很舒服。

明珂泡到水都要涼了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澡盆。頂著濕濕的頭髮與獸耳跑到雲水的房間時,正整理東西的雲水一看見她,就擱下了手邊的工作,接過毛巾開始幫她擦拭頭髮。她盤坐在柔軟的床上,雲水的指尖穿過她的髮絲又微微擦過獸耳。有些微癢卻很舒服的感受使她忍不住瞇細了眼,發出低低的獸鳴聲。

--而心頭滿滿的都是幸福。

頭髮差不多乾了的時候,皓蒼也進來了。
看見她的時候眨了眨眼,順手掩上了門。背卻靠在門板上,似乎沒有走近床的意思。

她歪了歪頭,有些不解。雲水摸了摸她的頭之後卻下了床,身體轉向門的方向--

她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的衣角。
「......雲水?」

「啊、我今晚不睡這......你跟皓蒼一起睡,我去睡養父的房間。」


聽到這句話,她另一隻手也忍不住抓住了。


「為、為什麼?在船上也都是一起睡的......」


「咦?那個……因為、人形、唔……」以前提過的會對人類女孩保持禮貌上的距離


「那我可以、變回去啊!跟船上一樣……」



--她這麼說,卻看見雲水露出了非常非常困擾的表情。


「嗯……之前也有提過吧?這一帶最近有些不太好的傳聞,所以,不方便讓你跟皓蒼用原形……大哥常常晚上會偷跑進來,在家裡也不是很能……」


雲水剛起個頭她就想起來了。
「魔物在夜半襲擊獨居者」的傳言。像是瘟疫般蔓延開來的不安。無差別擴散的敵意--

早上遇到的那張爽朗的笑臉浮現在了眼前,旋即變得模糊。
中間來打招呼的人們親切的問話聲,疊上了話本讓她感到些許悲傷的敘述。


很久很久以前,獨自在船艙裡時,啃食著心頭的寂寞感,似乎又探出了頭。


開開闔闔的唇形終究沒有吐露出任何話語便抿上。
她放開了揪著雲水衣角的手,低下頭無聲地頷首。


「……乖。等我們回船上,或是流言消失了……就能再一起睡了喔。」


雲水輕輕揉了揉她的頭髮,跟皓蒼交代了幾句話,就走出了房間。



皓蒼接著揉了揉她低垂的頭,頓了一下之後,又傾身翻出放在洗衣籃中的一件襯衣,塞進她的懷中。

襯衣帶著雲水的味道,她想應該是皓蒼特別偷偷幫她拿來的。

將有些酸澀的鼻頭埋進衣領中,她吸了幾口氣,才終於能用平穩的聲音說話。


「……謝謝……皓蒼……」

「嗯。」


然後皓蒼掀開棉被,和她並著肩躺了下來。
厚實大掌上的肉球,輕輕摩娑著她的獸耳。

那麼討厭人形姿的他,卻沒有變回由亞米。


(因為皓蒼是非常懂事的。比自己還要,更理解人類……)


--不知為何,這樣的認知,卻讓她感到更為寂寞。


「皓蒼,人類……真的、很不能接受魔物嗎……?就算是,可以使用同樣的語言,可以溝通了,也……」

「不知道。」

皓蒼閉著眼,變成人之後顯得特別低沉的聲音在熄了燈的室內淺淺回響。

「人類的情感好像是一種很奇妙的狀態。不會像你喜歡雲水,所以會覺得很多人類應該都是好人吧?只是不知道該怎麽接觸,還會戒備。


「他們是可以一邊稱讚老虎很可愛,轉頭享受老虎的皮毛的物種……」


「也有因為可怕的動物受害,但終究無法遷怒到同樣生物身上的傢伙。」

「嗯,總之就是每個人都很我行我素……沒啥共通點。」

她沉默了一下,又小小聲地發問。

「那、雲水喜歡的人呢?像是、今天早上的,大伯……那些、對待我們很親切的村人們。」

「……不知道呢。不過能真心相處好的人,應該有不少共通點吧。」

皓蒼這次回答的口氣,有些猶豫。
……不同於一貫乾脆俐落的回應。

「但雲水很擔心,大伯知道我們的事情……」

「隔牆有耳?」

抱著雲水的襯衣,她在一種微妙的低落情緒中沉沉睡去。

「…………在人多的地方,都要這樣嗎?」

「過陣子應該就好多了吧。在魔物之國有聽說,像我們這樣的存在只會越來越多。」


是這樣嗎?可以這樣希望嗎?
露出耳朵來、露出尾巴來--露出角來,也不會讓雲水感到困擾,可以這樣期待嗎?


她想接著這樣問,卻能隱約感覺到皓蒼的回答中,不確定的色彩越來越重。


--他說不定也、苦惱著一樣的事情。



「……謝謝,皓蒼……晚安。」

「晚安。」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個不太好的夢。
夢醒時卻想不起夢的內容、是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