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的魔物肉球跟獸形的肉球比起來,觸感特別奇妙啊……」

無意中提起昨晚與由亞米(現在好像改叫皓蒼了?)互動的事,一絲特別的情緒,從雲水的臉上閃過。

像是在追憶,像是在咀嚼,像是在回味。

稍稍、帶著一點點幸福的味道。

尤其,是提及「肉球」這個詞彙的時候。
那種想得出神了的回味神情,越發顯著。

明珂直覺地想將自己的掌心湊上去,才想起人形姿的自己,四肢幾乎沒有獸化的特徵。

--雖然有時當情緒特別激動,變化會擴及手足,甚至會不小心跑出獸爪......
像雲水說的那種,外貌上完全是人類的手足,卻在掌心有著軟軟肉墊的形態,卻從未有過。

姆姆--說起來,每次化為獸形跟雲水撒嬌時......觸及手掌肉球的雲水,似乎也會露出類似的神情......

放鬆而有些出神,看起來很舒服的......美好的神情。

假如可以像皓蒼那樣,在化為人形姿時悄悄維持掌心的肉球的話--
牽手的時候,雲水一定會很開心吧?會露出非常非常舒服的表情吧?

她凝視著自己的手掌,忍不住將視線投向了一旁正在折衣物的由亞米......



明珂凝視著皓蒼。

凝視著。凝視著。凝視著。用那雙紅寶石般的眼睛,專注地凝視著。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皓蒼微微抬起視線,沉著地--給了一個「誰知道啊」的冷淡眼神。

然後這份冷淡沒能止退明珂的好奇心。
她伸出小手,輕輕揪住了對方的衣角,明亮而情緒豐富的眼睛,直盯著皓蒼瞧。

「想研究......」

皓蒼終於抬起了頭,黃昏色的雙眸先是直直回望明珂,又無聲別開了視線。

"不想。"

--整個人,散發著拒絕的氣息。

查覺到對方強硬的態度,明珂望著皓蒼思索好一陣子。

然後,敏銳而試探性地再次出擊--

毛皮給你靠...當交換?」


果不其然地--皓蒼落在一旁的視線,閃過一絲掙扎。

"得化人。"

望回了明珂的目光,明明白白地寫滿「不想化人」的情緒。

然而,明珂沒有錯過那絲掙扎的情緒。
從上船以來就保持著堅決態度的皓蒼,首次--不、再次露出的破綻--

上一次是在她賭氣時,為了毛皮。
而這一次--也是為了她的毛皮!

「......在船艙裡.....偷偷的......」

「幫、幫你保密,就算是雲水也,不說喔!」

或是還有什麼,希望我做的事情,你也可以提提......!」

皓蒼再次將視線別到一旁,拉鋸的天秤卻悄悄地在心中落穩了。

一群小小的由亞米們把小狼明珂放到挑戰方,又有一群小小的由亞米把打馬賽克的生物放到了被挑戰方。
放開鬆開兩方支撐物時,被挑戰方直直墜下……


就在勝負幾乎已分的時候,一抹美好的記憶卻悄悄降臨在了挑戰方的一端。

--那是,第一次跟其他皮毛窩在一起蹭來蹭去的感覺......

挑戰方瞬間扳回劣勢,把被挑戰方高高地拋起,飛出了心之畫面外!

"喔。"

看似冷淡的口氣,看似冷淡的眼神。卻已非拒絕。

明科原就澄澈明亮的雙眼幾乎亮起了光,美好的未來遠景在她的腦海開成一片燦爛的花海。
她開心、她微笑、她情深意切地握住了皓蒼的手--

「好、說定了!我會遵守承諾!你想要靠靠毛皮的時候...就跟我說!」

說著說著又突然想起重要的事。

「啊...不過要在船艙裡喔,雲水說過...讓別人看到船上有魔物,會惹來麻煩......」

"當然。"

--你以為我很想見人嗎、的表情。


「那...雲水剛好...在做飯...現在......」


沉默。

皓蒼沒有回應,視線仍舊看著一旁。
明珂困惑地傾首,小心翼翼地觀察他臉上的神情。


「那要什麼時候才可以......?」

〝讓我思考。〞

「噢......那,等你給我研究完,我再讓你靠喔!」


有些現實地說完後,又突然擔心起了對方會不會聞言又反悔。
雲水不在時就精明度大升的明珂,低下頭看向了自己的尾巴。

「訂金?」

邊說邊撥開了藏在披風下的尾巴,還牽由亞米的手,引著他輕輕地觸碰到了毛茸茸的獸尾。


「.........」


--小小的友情,就這樣悄悄地萌芽了。







「欸......真的......軟軟的......明明怎麼看都是人的手......!」把手掌翻來翻去戳戳肉球。

「這樣有點癢。」面無表情。

「姆?真的嗎?那這樣呢--」按按揉揉。

「這樣會痛。」還是面無表情。

「啊、對不起!」放輕力道。

「這樣會想笑。」但是臉上沒有半點笑意。

「好不可思議喔......欸、說起來......真的只有肉墊耶,爪子跟毛是都收起來了嗎?有辦法變出來嗎--」

有想試過,找不到訣竅。……可能不行吧……」明明面無表情,口氣平淡,不知道為什麼卻滲出了微微的落寞。

「......欸?我、我之前呢,都只會跑出爪子......肉球的話,只有整隻手都獸化才行呢......姆--可以交換就好了......」

「......」同感點頭

你看,就像這樣--」微微皺緊眉頭,試著將流動而不穩定的力量聚集到手掌,試著控制那股騷動的氣息,「爪子就跑出來了......啊、這次控制得很不好......」幾乎半條手臂都獸化了,腦袋也熱烘烘的......哇、哇......


……="=」試圖模仿明珂專心地變化手臂。

「好難喔......只變化肉球.........」拍拍發熱著的紅通通臉頰,一邊試著冷卻有些失控的力量,一邊沮喪地用肉球蹭蹭對方肉球。

「............」因為肉球傳來的觸感而無法專心。



    某個下午的,小小的對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