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他有一種衝動
如果能確認八卦的真假
總有一天他能把整個大陸上到底有幾顆魔物之國的南瓜招牌給算出來吧?
(圖片待補)
由亞米,C級魔物,據說是容易訓練且能從事勞動的魔物,性格與外貌都很討喜。

--以上是從帕斐姑娘那裡聽到情報後又自己推測了一番的,關於由亞米的事情。

為什麼他會提到這樣的生物呢?

雲水低頭看著腳邊的新成員,無奈的嘆息一聲。

因為,他們家又有新加入的家人了。







「嗯……這樣應該差不多了。」
雲水抱著裝滿食材的牛皮紙袋,有些困難的清點著食材。
「香料……回船上的時候在路上找找好了?」

由亞米在旁邊背著竹簍、雙爪提著小袋子,看了雲水一眼,隨手把差點掉出來的球狀生菜推回去。

「啊!謝、謝謝……由亞米。」雲水不太好意思的猶豫了下,最後還是直呼對方的學名。
因為一直到半天後的現在,由亞米還是不肯讓他給予名字。







這隻由亞米是他想借用魔物之國的門快速趕到弗瑞斯特森林買魔物食料時遇到的。
雖然為了這點理由而穿越〝門〞確實不大好……(實際上帕斐姑娘聽到請求後的笑容有點可怕)
在馬蒙先生的店面附近,這隻由亞米試圖用嗅覺尋找食物香氣的來源。
到現在,他還是覺得由亞米認真抽動著鼻子、露出獵人眼神的模樣莫名的可愛。
--尤其在由亞米下一秒肚子咕嚕作響時。

雖然很可愛,不過船艙不知道能不能裝得下。
還是、改天再想這件事吧。
他努力的忍耐住笑容,稍微繞了點路抵達馬蒙先生的店面,取回訂購好的食料後便匆匆趕回魔物之國所開設的〝門〞。

……當他聽見帕斐姑娘的「飼主須知」條目時,才發現剛剛碰上的由亞米拉著他的腰帶尾端跟過來了







為什麼會跟過來呢?
這半天中,偶爾他也會這麽問著由亞米。
由亞米似乎是聽得懂,卻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別說是回答或者溝通了,連一個點頭或擺手打發的反應都沒打算給。
他簡直就像是在自言自語呢。

由亞米聽到他的道謝,沒有反應的繼續跟著走。
或許他只是跟著食物走,現在不過順勢留下而已。
雲水無奈的笑了笑,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

由亞米可愛的臉上沒有表情,抖抖耳朵,眼神正想往雲水那飄去……

「嗯?」

在雲水察覺到自己的異常反應時,由亞米果斷地轉頭看向最吵鬧的方向--
然後、稍微有一點後悔。

「聽說了嗎?」
「當然囉,就算之前不知道,這麽一宣傳,整個鎮上有好一陣子不會有人忘掉吧!」
「雖然沒聽說過……不過那個用〝角〞做成的墜飾,光看海報就覺得真是令人窒息啊--」
「『傳說中,偉大的魔界之王曾經順手撕下了〝黃昏〞的一部份,遺落到大陸上之後掉入由亞米一族的領土,從此由亞米的角有了黃昏那華麗動人的夢幻色彩……』」
「嘿、要說好八卦可不是照搬人家拍賣行的宣傳就行的啊!」

實際上是非常後悔。由亞米冷靜地、僵硬的把頭轉了回來……
因為,牠是一名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角的由亞米。

「喔喔喔……所以……」
雲水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
「只有雌性會有角嗎?可是一般聽說求偶的美麗象徵是雄性的專利啊……」

由亞米的腳步頓了下。
牠乾脆地伸爪抓住那顆蠢蠢欲動想跳袋的球狀生菜,塞進自己的袋子裡。







回到船屋。
不知道是不是等累了,明珂一看到雲水回來就蹭蹭撒嬌,很快的在船艙中睡著了。
雲水溫柔的笑了笑,將船舟駛向比較隱密的支流,今晚就停靠在樹林中的小溪邊休息。

一邊處理著今天要用的食材,雲水哼著慢悠悠的調子,腦海裡轉著今晚的菜色。

由亞米……唔、那邊的那盒蛋幫我拿一下?」
獸爪遞來了一盒蛋。

「糟糕!調味料--」
獸爪遞來了一把香料。
說起來回來路上好像忘了摘一點啊……

「啊、由亞米,再幫我拿個生菜。」
獸爪遞來了球狀生菜,雖然葉子有點受損。
他記得他挑的生菜原本好像沒這麽破?難道他不小心撞到了嗎。

「嗚哇--水水水水水快燒焦了!!!」
正巧,旁邊的人遞來了一桶水。
嗚嗚他今天是不是太不專心了竟然弄到燒鍋子了……

「呼--」
手忙腳亂中,雲水總算搞定燉菜還有一些配菜,有些疲憊癱坐在一旁。
「啊、對了……由亞米,改天要不要吃吃看魔物食料呢?我可以問問馬蒙先生……」

〝喔。〞

「既然這樣,那我晚點就……咦?」雲水說到一半愣了下,轉過頭。

(圖片待補)
--卻在轉過去之前被一雙黝黑的大手固定住了腦袋。

〝停。〞

「……呃、好的……」他相當配合的隨著大手的輕扳,把腦袋轉回身體的正面,視線盯著正前方的燉鍋。
「由亞米……唔嗚、原來也跟明珂一樣啊……」

〝不喜歡。〞

「喔……原來如此。」
雲水吶吶地張了張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轉過幾個念頭,才又開口。
「那、現在又?」

〝問話。〞

「咦?」

〝你真的沒發現嗎?〞

「……嗯?」雲水困惑的皺起眉,吞吞吐吐的問:「你是說、沒發現什麽?我聽不太懂……」

有些粗糙的指腹擦了擦他的眉。
〝問完了。〞

「欸?」雲水有些措手不及,慌張的叫著:「等等!我我我還有問題想問你啊!」

〝?〞

「那個--名字!」
他吞了口唾液,聲音有些乾澀。
「由亞米,願意讓我給你起個名字嗎?」

〝……〞

沉默的時間有點久。
雖然固定著雲水腦袋的大手沒有消失,但他還是有點擔心由亞米打算無視這個問題。

「吶、那個……」

〝……聽過再說。〞

「咦、欸?好!!!」

「第一個我想到的是彼蒼!」
直譯是另一端的蒼色,實際上是指上天、上蒼那種概念,因為由亞米一開始真的很有距離感……」

「最後一個是夕暉……日落夕陽灑下的光輝。」
「唔嗯,是在回來聽到由亞米一族的事情才想到的喔?因為由亞米有一雙比角還要像黃昏的漂亮眼睛嘛。」

「中間的話,皓蒼。」
「意思是天空!」
「因為我發現由亞米身上,全都是天空變化出來的顏色--」

〝皓蒼。〞

「這種巧合真的很有意思呢!」
雲水興奮地說到一半,才發現由亞米的名字已經申請通過了。
「--咦?欸、我還沒說完啊!」

獸爪鬆開。
雲水只能轉頭,看著由亞米……不,皓蒼的身影,悠哉地邁向船屋。

「……唔呃,由亞米、真的不想被我看到人形嗎……」
「難道是害羞嗎?」
「……說得也是,那掌心的肉球、柔軟得太邪惡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