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隙縫偷偷窺視著外頭的景象,明珂緊張地整整頭髮與衣服,又轉身過去拿起鏡子檢查。

耳朵、藏好了!
尾巴、藏好了!
台詞、準備好了!

凝視著鏡中自己的倒影,看起來就像是個普通的女孩。
她深深吸氣又徐徐吐氣,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唔嗚……明珂?」

叩叩、沉沉的敲擊聲伴隨呼喚她的聲音響起。
明珂瞬間跳了起來,差點沒拿穩手上的鏡子。

「旁邊櫃子有幾份軟墊,可以幫我拿出來嗎?放艙門外就好。」

--是機會!

「……好、好的!」

匆匆放下鏡子,她慌忙地左顧右盼,匆忙地拿起櫃子旁的軟墊。以身體頂開艙門,抱著軟墊鑽出小小的船艙--


「是、是這個嗎?」


抱著有些略大的軟墊,她有些緊張地抬頭想詢問,暗暗的陰影卻落了下來。
身材高大俯視著她的「客人」一言不發地伸出手,就接過了她手上的軟墊。


(--啊、有種很熟悉的味道……)


明珂眨眨眼,鼻頭下意識地動了動,才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該道謝。


「啊--謝謝您!」


慌忙地對著「客人」鞠躬,雲水昨夜說過的話悄悄在腦海中響起。

帶有魔物的氣息,卻感覺不出惡意,溫柔的「客人」。

第一次就能碰上這樣的客人……亂成一團的心,似乎也安定了下來。


「您的物品在籃子裡吧?請把墊子墊在籃子裡。」

「如果本來就有緩衝的物品,那麽就用墊子包好,固定在座位旁吧。」

「明珂、做得很好喔。」


就在她放鬆地呼出一口氣,下意識地整整儀容衣裝的時候,頂上又傳來了雲水的聲音。

雲水說我……做的很好……


(…………啊啊、好開心--)


安定的心瞬間又因為喜悅感飄了起來,帶著一種如在夢中的幸福感,她抬起頭,忍不住笑了。


「還有什麼、吩咐嗎?雲水?」

「既然都出來了……請在客人旁邊坐好吧,等等要經過急流囉!」


點點頭,她跑到了客人的身邊。已經將物品安置好的客人朝她比了個手勢,與昨晚雲水說「上吧!」的手勢如出一轍。

--是個跟雲水很像的、溫柔的好客人呢。她真幸運!

正開心地這麼想的時候,大大的手掌就拍了下來。
帶著一點點熟悉的氣息,卻不是雲水的…………、


角、被碰到了。


額間的角被輕觸的感覺讓她一震,全身上下的神經都彷彿為之牽動,沉眠的獸類感官整個驚醒。

幾乎是本能地伸出了手,「啪!」地一聲、她用力地打掉了那雙大手。


(爪、爪子……沒有跑出來……還好……)


緊握住自己剛揮出的那隻手,背後滲出一片冷汗的她不知所措地看著對方,帶著無法抑制的警戒。

被她打掉手的客人也正盯著她瞧。
原先就有些緊繃的眉頭皺得更深,額角甚至還滲出了些許冷汗。

客人的嘴巴微微開闔,帶著一種微妙的無措感。


「抱歉。」


客人說。聲音沉沉的,與她在船艙裡聽到的聲音一致,帶著她似乎有些熟悉的情緒。
仍有些戒備地看著對方,她往後退了兩步。想了想,又搖搖頭,往前走回兩步.....


「沒關係……對不起,我剛剛有沒有打痛你……?」

「強壯。」

客人說。沒有像雲水一樣溫柔地笑笑,卻比了個強壯的姿勢。像是在安慰她。

啊、這點,跟雲水是一樣的……跟雲水很像。

明珂感覺原先提得很高很高,戰戰兢兢的心,緩慢地落了下來。

是個、真的是個很好很好,很溫柔的客人。
明明她做出這麼失禮的事,卻完全不計較……

「唔、嗯。……客人、請、請坐?」

下意識地,她將視線望向雲水。


「--說起來,閣下是弗瑞斯特森林的人嗎?」


雲水頓了一下,很快地接話了。啊、不愧是雲水……
她安心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坐好,偷偷地將豎起的尾巴撫平。

「恩、是。馬蒙、馬蒙.哈德,魔物食品製作供應商。」

 「在下雲水,很高興認識您。」
 「魔物食品、嗎……」
 「……」
 「啊、失禮了!竟然在這種時候走神。」
 「這種時候提起來好像有點奇怪……請問您對冰原狼有了解嗎?」
 「如果您有符合冰原狼營養需求跟口味的魔物食品,在下想跟您商量一下購買事宜……」
 「做為見面禮,這趟就不需要您支付船資了。」

雲水跟客人很流暢地交談著。她聽著雲水的聲音,感覺一切又開始慢慢步上軌道。
在微微的緊張感中,她一邊偷偷整理著瀏海與鬢髮,視線不自覺地被一股味道牽引……

鼻頭,下意識地動了動。


「…………」


好香啊……說起來,剛剛好像隱隱約約也有聞到這樣的香味……
什麼東西這麼香呢……
好奇怪、唔唔,口水一直跑出來,流出來的話就太失禮了!嚥下去嚥下去……


正這麼想的時候,客人就將果實從籃子裡取了出來。清理剝皮動作一氣呵成。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覺得很失禮,她卻沒辦法將視線從果實上移開。

她就這樣愣愣地看著。
看著客人熟練地處理,然後將處理好的果實輕輕放進了她的掌心中。


果實的顏色很漂亮。處理過後香味更明顯了,讓她不自覺地又吞下一口口水。
被迷得暈滋滋的理智卻隱約想起雲水曾說過,小孩不可以亂收陌生人的食物。


下意識地,她抬起頭看向雲水,卻看見雲水笑瞇瞇地對她點了點頭。

感謝馬蒙中之繪製的閃亮亮插圖 \>口</ !


這個是、可以吃喔--的意思對吧……?


忍不住將果實送入了口中,迷人的香味馬上就在味蕾上擴散了開來。


(--好好吃啊……)


雲水的手藝很好,做的料理暖洋洋的很美味。
但這個果實卻……好吃得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似的……

好不可思議啊,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寶石般的紅眼睛不自覺地瞇起,陶醉於在舌尖上流轉的美好感受,她情不自禁地……



『嗷』



--咦?

眨了眨眼,她遲了一拍才意識到,獸鳴是從自己的喉間發出--然後瞬間整個人彈了起來。

她慌亂地想嚥下原先還依依不捨地含咬在口中的果實,下一個悲劇卻踏著輕快的腳步到來--


「咳、咳咳……嗚…………」


--嗆到了。


果實哽在了喉間,淚水一擁而上,伴隨著一陣陣的咳嗽聲。

「--咦?啊!」
「……啊哈哈馬蒙先生、嗯、那個……」
「最近有個很有趣的傳聞,聽說有家奇怪的店裡有位白子少女自稱店長在販賣可以擬人魔物呢……欸。」
「--據說他們的招牌南瓜很有彈性,做成麵包應該會很好吃吧?我覺得餅乾也不錯!!!」

雲水有些尷尬的聲音連珠炮似地在頂上響起。

(啊啊雲水很困擾很慌亂!怎麼辦--)

就在她努力地想嚥下果實的時候,背部被沉沉地打了一下。吞不下去的果實終於掉了出來。

終於解脫的明珂鬆了一口氣,卻隱約感覺到危機尚未解除。
因淚水而一片模糊的視線中,客人似乎正呆呆地看著自己。


「魔物的……人!?」


--完、了。


(被發現了,啊啊……糟糕、糟糕了!她搞砸了--)


「!!--不、不是!我不是魔物!」

「是、是人類……不是魔物……!」


怎麼辦、怎麼辦……!
第一次就、犯下了這麼大的錯,怎麼辦……!

腦海一片空白,她緊緊抓著披肩的下緣,努力想忍住又不爭氣湧上鼻頭的酸意。


雲水的聲音卻跟著響了起來。


「……您也見過帕斐姑娘?」
 「帕斐姑娘的南瓜到底有多少個啊……遍佈各地?」
 「然後明珂……冷靜點、沒事,馬蒙先生沒關係的吧?」


冷靜、冷靜……

沮喪地垂著肩膀低著頭,她絞著手指,深深感覺自己真是個貪吃鬼、大笨蛋。


(竟然因為貪吃惹出這種禍……明珂是、笨蛋貪吃鬼……)


「趕著救小狼…………」


帕斐。南瓜。救。


聽見關鍵字,還在心中懺悔的她忍不住抬起頭,卻在下一刻想起自己還在反省,匆匆又低下去。


(說起來,對了……有魔物的氣息、很像很像我的。)
(所以是……要趕去救我的……「同類」?)
(啊、所以那個果實也是準備給……唔唔…………)


越想越覺得腦袋一片亂糟糟,思緒的結尾無一例外地以「哇我真是個笨蛋」作結。
這段期間裡對,雲水似乎對客人說了很多話,她卻一句也沒辦法好好地聽進去……


而船輕輕地靠了岸。


「馬蒙先生,路上小心……」
「明珂也要打個招呼喔。」

直到被叫了名字,她才終於回過神來。


(禮貌、禮貌。打招呼。)


「啊……嗯、嗯。路上小心……」


路上。
前往冰原的路上。
前往去幫助跟我一樣的孩子、的路上。


「……請加油。」


小小聲地,她說。
而事後回想起來,似乎很話少的客人,對她點了點頭,揮揮手,便跳下了船。




「……………………」


呆呆地看著客人離去的背影幾晌,她怯怯地又將視線投向雲水。

雲水正輕輕呼出一口氣。像是如釋重負,卻又帶著幾許懊惱。


……啊……給雲水……帶來困擾了……


沮喪地垂著肩膀,她抓著披風下緣,默默地跑回船艙裡。




嗚、明珂你這個笨蛋、貪吃鬼!






其實明珂到最後都沒有發現,她拿錯軟墊了......(應該是要拿小的啊!)
篇名一直很想取成"Fumble" 不過因為世界觀很中式,還是乖乖用了紀念性的「客人」......XD


馬蒙很萌,有點笨拙的大叔真是超棒的!很高興能有這個互動的機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