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白的雪悄然無聲地落在女孩的鼻尖上。

化在鼻尖上的雪冰冰涼涼的,卻帶著對她而言再熟悉懷念不過的溫度。

女孩敏感的鼻頭下意識地抽了抽,藏在鬢髮下的獸耳微微抖動,然後她仰起頭--

爍著街燈流光的細雪,從夜晚的天空如雨般紛落而下。

「--!」

「雲水、雲水...下雪了!」

握住雲水的小手微微收緊,明珂高舉起空著的手,白皙的指尖直指向落下初雪的天空。

順著女孩手勢的牽引,雲水跟著抬起了視線,同樣空著的那隻手,不自覺地微微舉起。

於是銀白雪點飄飄然地落在了帶著繭的掌心上。

在昏黃街燈下倒映著柔和的光澤的雪,悄悄地融在了掌心的溫度中。

「啊……真的。」

雲水的低語似乎比平常的聲音更低更輕。帶著一點點複雜的情緒。

明珂頓了頓,觀察的視線小心翼翼地投了過去。

「雲水,看到雪不開心嗎……?不喜歡雪……?」

口氣中或多或少地帶著緊張與幾絲掩飾的落寞。

雲水眨了眨眼,隨即露出無奈的苦笑搖了搖頭。

「不……要歸類的話,算是喜歡的那邊吧。只是……初雪落下的時節,全大陸的河道都會冰封……」

「雖然有魔法可以解決,不過多餘的開銷果然……很傷腦筋呢。」

「啊……真的。咦?」

小臉苦惱地皺成了一團,隨後又困惑地傾首。

「可是,就算這樣還是喜歡雪?」

「…………」

好看的紅暈悄悄地從耳垂開始擴散到頰邊。

明珂眨了眨眼,她知道那抹紅意味著什麼。

雲水不好意思的時候,總會這樣悄悄地紅一下臉。

「……嗯。因為,小的時候……」

──每當村莊下起雪,亞曼拉跟大哥總會興沖沖地跑進家裡,硬把還在煩惱著該怎麼處理河面的冰的他給拉出去。

鎮裡的孩子們堆起雪砌成的堡壘,你來我往,開心地打起雪仗──

「……那個時候,真的很開心呢。」

──啊、是這樣啊。

那個表情是,在雲水提起自己覺得很孩子氣的話題時,會出現的表情。

明珂握緊雲水的手,臉上綻出大大的燦爛笑容。

「──我也想跟雲水打雪仗!」

「現在我們有很多人了……有亞曼拉、有皓蒼、有舒、有明瑛!守在船上的火燈兔也可以叫來,我們可以分隊!」

「晚上可以像上次那樣,鋪起厚厚的棉被……大家一起睡,位置就用、雪仗的勝負來決定……」

雙手都握住了雲水的手,明珂明亮的紅眼睛,爍著期待的光芒看著雲水。

「……嗯。好啊。」

微微頓了一下的雲水,嘴角揚起的笑容──顯得非常柔和、溫暖與幸福。

帶著讓人完全無法移開視線的耀眼。


一回神才發現期限是今天啊...(簡單地打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