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附近的小鎮解決正餐時,突然想吃些甜點
南瓜派……好像不錯?
图片
By.官方
之後他打算吃上一周的南瓜料理壓壓驚

一顆鑲著招牌的奇怪的南瓜,一口吞下了他--不是吧?
這麼有彈性的南瓜做成的南瓜麵包應該很有嚼勁……


「歡迎來到魔物之國。」

图片
By.官方
白子嗎?不能隨心所欲地曬太陽真辛苦啊……

眼前陌生的白髮少女簡單的介紹了這裡:這是一間名為「魔物之國」的魔物收容場所。
而這奇妙空間中數不清也數不盡的門,其後都有一位魔物。

「基本上要領養魔物不用錢,只要看對眼了都是你的!但是——也要我家的孩子們願意跟你走才行。」

那個、其實少女還有說些其他的,不過他實在是反應不過來……可以倒帶嗎?
總覺得要是真的問出口會有不好的事情,他只能默默地聽下去。

「--把他推進去就好了嘛?」

背後傳來意外的推力。
當他回過神來,身體已經感覺到門後的刺骨寒意。
門板關上前,奇妙的景象映入眼角……

图片
By.官方
--啊啊。
白髮少女神情溫柔地輕撫著黑犬,低聲與直立行走的嬌小貓咪談話的景象。
夢想中的、「家」的感覺。

……他可能,暫時沒辦法忘掉這幕。
(插圖待補)
半日後,雲水駕著船舟航行在艾絲冰原的支流上。
實際上這一帶的支流幾乎都冰河化了,尤其是他目前所前進的方向,越深入越明顯。
船舟沒有破冰的裝置,卻也有因應的方式。

穿著厚襖的雲水抹了把勞動出來的熱汗,臉色不太好看、肉痛無比地把嶄新的能量石更換到船舟上。

只要把船舟附近的冰化為水,不就能正常前進了嗎?
這就是雲水的船舟為了冰河上的工作而裝設的魔法裝置。

至於雲水為何會跑來這……
起因僅是一眼。




那時候,他在魔物之國被推入「門」中。
沒想到門的對面過於寒冷,還穿著單薄夏裝的他馬上就被拉回來了。

「哎呀忘了氣候問題……唔、算了,之後再處理吧?」
回去洗個熱水澡,著涼本店不負責醫療事宜喔。」
白子少女笑瞇瞇地把雲水送出店外--其實就只是一眨眼,雲水回到了被南瓜吞掉前的地點。

那僅只是一眼而已。
雲水眨眨眼,他在門後看到了令人在意的景象。
幼小的白狼柔弱地蜷縮著,在水波瀅瀅的球狀物中。

「……總覺得有點擔心啊。」
「店裡的人沒在意的話、應該沒事吧?」
「可是會不會是那個女孩子沒注意到呢……」
「我想這麼多幹什麼啊。」
「……南瓜餡餅……」
「……南瓜濃湯……」

「……熱呼呼……」

雖然嘴上提著暖人心脾的美食,心裡卻轉著那冰冷世界的一眼景色。
那水球裡頭,是不是很冷呢?




結果就是雲水來到了冰河上,嗚呼哀哉。
雖然不確定準確的位置,不過那時候看到的畫面稍微有些眼熟,他決定到自己近期去過的冰河地帶轉轉看。

總算,在雲水把四周後的飯錢花完、正要繼續蠶食第三周的飯錢時,他看到了畫面的所在地!

--然後來不及細想,一陣兵荒馬亂,他把水球弄上了船。
沒辦法看到一顆水球包著小動物差點要滾到冰河裡什麼的作為一個有同情心的人類稍微腦袋發熱也很正常吧?

……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一回過神就抱著水球攤坐在船上,想起來超丟人之類的事情。

暫時、別去、思考了吧?嗯。

雲水放下水球,疲憊地鑽進船艙翻起存糧。
身上的傳訊水晶發出了通知聲
順手確認接聽,最近開始熟悉起來的人聲迴盪在船艙中。

『打擾了……雲水先生稍晚有空嗎?』

光只是聽著,就能想像出如同小白貂一般單純的少年滿臉歉意的模樣呢。

「祅蕨……閣下……您好。」雲水匆匆把嘴裡的肉乾吞下,喝了口水才繼續問下去:「搭船嗎?」

『是的,十分鐘後在平常的老地方……可以嗎?』

「十分鐘有點趕,十五分鐘就沒問題。」在腦海思量思量,雲水很快就得出了全速趕路要花的時程。

『--那真是、謝謝雲水先生!』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的語調。

是採藥採到忘了跟妹妹約定的時間嗎?這樣揣測別人的心事好像不太好啊。
結束通話後,雲水腦裡轉著他人家裡的八卦,心情放鬆地鑽出船艙……

「……?」

〝……?〞





(插圖待補)
披散著一頭白髮的幼小孩童,一臉好奇地看著他。
不、重點是……
那孩子在冰天雪地中裸著身體嗎?!
雖然說現在身上是包著襯衣不過那個應該是他之前隨手丟在旁邊沒收起來的衣服吧?!!

等等!真正的重點應該是……

「……你是、哪來的孩子呀?」

〝?〞
白髮孩童似乎聽不懂--不是聽不懂他說的話,而是聽不懂他問的意思吧?不知為何他就是看得出來。

「我的意思是--你是誰?家在哪?爸媽呢?」

白髮孩童聽著問題,一臉困惑,聽到第三個問題總算有反應了。
在雲水驚愕的目光下,遮掩在白髮下的狼耳露了出來,寬大的衣物也藏不住毛茸茸的尾巴。
接著他縮起肩膀,身形一矮,幼小的白狼就出現在甲板上,被失去身體支撐的衣物給蓋了起來

图片
By.官方

說是白狼可能不夠精準,畢竟一般的狼沒有紅色的雙目,額上更不會鑲著寶石般的硬物。

接著他、不……「牠」擺擺尾巴,先是用前爪搔了搔自己、又用肉球拍了拍甲板、接著再搖搖頭,一臉嬌憨地看著雲水。

他就是牠。家在這裡。爸媽是什麼?

--啊、真的回答了啊。
雲水一臉呆滯,已經無法思考了。
--還在弗瑞斯特森林中痴痴等著的祅蕨閣下,到底等了多久呢……(?)
 


Comments




Leave a Reply